义马网—有内涵的信息港
首页 | 义马 | 评论 | BBS | 财经 | 房产 | 求医 | 健康 | 汽车 | 家电 | 教育 | ITV | 理财 | 旅游| 关注 | 社保 | 游戏 | 网址导航 | 新农村 | 新势力报 | 3G版
家居 | 婚嫁 | 义马 | 返利| 文化 | 少儿 | 车讯 | 听闻| 体育 | 社会 | 法制 | 民声 | 亲子 | 票务 | I T | 招聘 | 棋牌 | 3 G商 都 | 民生报 | 官方微博 | 吐槽
首页 > 婚嫁>>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:前任考古站站长的遗憾

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:前任考古站站长的遗憾

来源:

  广汉7月17日电 题: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:前任考古站站长的遗憾

  作者 徐杨祎 王鹏

  “我当站长的时候,没能完成三星堆遗址的综合挖掘报告。”63岁的前任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站长陈德安,向记者回忆数十年的三星堆发掘、研究工作时,表示这是他“最大的遗憾”。

  ?七月中旬的一天,推着自行车的陈德安出现在了记者面前。天气炎热,汗流浃背的老人笑着告诉记者,从事了多年的考古工作,“已经习惯了艰苦的工作条件。”

  1980年10月,27岁的陈德安开始了在三星堆的挖掘工作。直到1986年7月18日,砖厂工人陈烈钊骑着自行车闯进工作站,告诉时任考古队领队的陈德安,“挖砖挖出玉刀来了”,多年的三星堆挖掘工作终于迎来了最重要的时刻。

2014年,已经退休的陈德安与熬天照正在研究三星堆青关山宫殿基址。(资料图) 钟欣 摄 2014年,已经退休的陈德安与熬天照正在研究三星堆青关山宫殿基址。(资料图) 钟欣 摄

 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一号、二号祭祀坑内,相继出土了金器、玉石、青铜器、象牙等近7000件各类遗物,其中包括青铜纵目面具、金杖、金面铜人头像等国宝,震惊了世界。此后近20年的时间里,陈德安作为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站长,一直驻扎在三星堆,对数千年前的古蜀文明遗址进行着挖掘和研究。

  “考古发现可遇不可求,他们都说我运气好。”说起三星堆跟自己的缘分,陈德安笑着对记者说,最初发现祭祀坑时,看到那么多珍贵的文物,自己是“惊奇、兴奋的”。除此之外,更大的感受是“责任重大”,“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把这些东西搞清楚。”

  “三星堆发现之前,四川考古的重点是晚期巴蜀文化,就是春秋战国时期。而三星堆的发现,则将四川可以认识到的历史,至少上推到了5000年前。”在陈德安看来,三星堆的发现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。此外,陈德安还向记者强调,“三星堆的发现还证明,夏商时期,我们和中原地区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”。

重见天日的青铜纵目面具。(资料图) 钟欣 摄 重见天日的青铜纵目面具。(资料图) 钟欣 摄

  “一个在中原文明影响下的方国文明”,这是陈德安对三星堆文明的定义。说起这些时,老人思路清晰、条理分明。但陈德安告诉记者,多年的三星堆发掘、研究工作,同样存在着些许遗憾。

  多年的时间里,三星堆的挖掘和研究工作虽然一直在进行,但是由于“人力、经费、精力的限制”,从1986年到2005年的20年时间里,作为时任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的站长,陈德安一直没能完成三星堆遗址的综合挖掘报告。

  2013年,到年龄退休的陈德安始终放不下心中的牵挂。他被返聘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,继续做着三星堆等考古发现的相关研究工作。

  说起三星堆的下一步研究方向,老人说的最多的,还是综合挖掘报告。“要继续进行深入的整理研究,把多年来积累的材料,通过梳理,变成完整、系统的发掘研究成果。”陈德安说。(完)


相关阅读:
https://www.2214.cn/htmiJn85CQ/305602.html https://www.2214.cn/htmiJn85CQ/305602.html
上一条:前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达到五年来最高水平 下一条:
义马新闻网最新实用社会| 新闻中心国内国际社会| 义马图片网视觉联盟时尚魅图花椒体娱高清